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44.深不可测

天才本站地址:[]s..!无广告!

路德是一个缺爱的人。

路德排行第二,不上不下的家庭地位让他分不到多少来自父母的宠爱。

大哥拿走了家里所有人的期望,弟弟拿走了家里所有人的宠爱,路德相较于他们,似乎像是多出来的。

作为进入城市生活的第二代,父母盛行的依旧是棍棒教育,他们似乎非常认同棍棒下出孝子的说法。

路德的自尊心很大程度是被父母一次次打骂,以及和自己大哥,和隔壁家聪明的小孩,和班级里出色的学生不断的对比中失去的。

路德对于自己父母的总结是,他们给了自己最重要的生命,但是却把路德最重要的自信从小湮灭掉了。

路德不恨自己的父母,一个给了自己生命的人,怎么能用恨意相对…他只是很想,听听自己父母夸夸自己,了解自己那颗从小到大就被鞭笞地伤痕累累的心,他觉得自己做得够好了,但是属于自己的奖励在哪里呢?

抱着毽子棉的路德突然眼眶热热的,他能理解毽子棉的惶恐,从低谷里往外爬的家伙,都害怕自己握着的稻草会突然断掉。

路德很想说什么来安抚毽子棉,可是他嘴太笨了,哄人来来回回自己也就知道那么几句。以前缺爱,也就不懂得怎么去爱人,现在想要把自己的温柔分给自己的精灵都感觉吃力,千万语都堵在喉咙里。

和麻衣聊天路德表现得很坦然,用的是对待昔日同窗好友的姿态。

对待自己最重要的精灵,路德却不知道怎么开口,只能轻轻搂住毽子棉,希望她能理解自己的想法。

真的是很蠢的方法。

毽子棉不再扑腾,这个位置离路德的脸很近,她能轻松感觉到路德脸颊上温热的气息。

梦妖魔收起了平日里洋溢在脸上调皮的笑意,飘到毽子棉眼前,沉默了一会,轻轻地在和毽子棉说着什么。

毽子棉小眼睛瞬间睁大了,她看着梦妖魔的眼神甚至有些闪躲,梦妖魔的话让她感觉自己又做错了事情。

“哼。”毽子棉看了一眼路德的侧脸,又瞥了一眼漂浮在自己身前的梦妖魔,深呼吸,从路德怀里猛地挣脱出来。

毽子棉还在半空中就一脚踢在属于自己的那个精灵球的按钮上,一道红光猝不及防地把她收了回去。

路德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发生,吃着薄饼看路德整顿后宫的麻衣也愣了。

“你和毽子棉说了什么?”

路德懵懵懂懂地看向梦妖魔,毽子棉和梦妖魔的矛盾似乎被梦妖魔主动化解了。

梦妖魔微微躬身,然后起身,再微微躬身,重复着这个动作。

麻衣率先理解了梦妖魔想表达的东西:“你向毽子棉道歉了?”

梦妖魔笑着绕着麻衣转圈,不住点头。

这场矛盾是由各种琐碎的事堆积而起,由梦妖魔一个恶作剧般的举动点爆,但是却牵涉了毽子棉失落的过往。

梦妖魔在聆听过程中从路德脸上读出了感同身受的愧疚,她突然回想起了属于自己的那座城堡,那片花海…

就在那座城堡里,自己的主人捧着书告诉自己和吉利蛋,和别人相处,一定要注意距离,距离很重要。

除非你确信自己已经和对方无话不说,亲密无间,那么就应该一直保持着足够的距离,好让大家都感到舒服。

这个距离非常难把握,往往需要不断的磨合,试探,而过了试探这个阶段
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