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国星穹 九五、龙兮龙兮

卞道人盯着赵和许久,然后用沙哑的声音道:“自然是有的。”

赵和笑了笑:“我却是不想听。”

他一说完之后,便挥了挥手,他身边的李果举弓待射,但早已经迫不及待的解羽纵马而出,霍啦一声,便一槊杵向卞道人。

卞道人原本以为还可以和赵和说上几句话,哪怕不能脱身,总可以为后来者埋下些伏笔,却不曾想赵和竟然如此干脆。他原本镇定的面上也露出骇然之色,对于他这种人来说,身亡不可怕,可怕的是自己的所作所为终究无人知晓。

“赵侯就不想知道一切来龙去脉么……”

卞道人闪身躲避,甚是狼狈地避开了解羽之槊。解羽马快,人马从卞道人身侧冲了过去,卞道人觉得自己暂时安全,正待再鼓起如簧之舌,突然间觉得后心一冷。

他低头看去,发觉半截槊尖已经透胸而出。

却是解羽人马虽然错过卞道人,却回手一槊,正好贯入其人背后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卞道人感觉到剧痛传来,生命正在迅速从自己身上消失,他讶然望着赵和,仍然不明白,赵和为何会如此。

自己还藏着那么多秘密,为何此人就半点也不好奇?

自己还有那么多计划,难道就此结束?

自己至少还有数种话术可以打动赵和,甚至可以让赵和放自己一条生路,可为何连施展的机会都没有?

“烈武帝时的旧事,早就该结束了。”赵和睨视着正在死去的卞道人,不管他是否还能听得到自己说的话:“再多的秘密与阴谋,都该随着你们这些人一起了结,我不会困于旧事,我所重者乃是将来。”

卞道人的尸体,恰在赵和话语结束之时,从解羽的大戟上滑落至地。

解羽捋须瞥了周围的莽山贼一眼,那些莽山贼此际哪里还有半点对抗的勇气,一个个面色发白,不少人甚至已经弃了兵刃。

他们是死士,但并不意味着他们真正不怕死。

而从铜宫中拥出来的那二十余人,此刻也都是战战兢兢,气不敢出。

解羽这才满意地放下手,将槊横搭在马鞍之上。

赵和此时已经下马,他迈步到了贾畅身前,伸手便拍了一下贾畅的伤口,痛得贾畅哇的一声大叫。

“你做什么,阿和!”贾畅眼泪都快流出来,怒视着赵和道。

“我见你身上这样流血还站在那摆姿势,只道你已经不怕痛了。”赵和道。

“胡说八道,这世上怎么会有不怕痛的人?”

“怕痛就好,怕痛我就替你包扎一下。”赵和笑道。

他亲自为贾畅将伤口包好来,还打了一个结,然后端详了一番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贾畅低头看着那个结,也忍不住大笑出声。

当初他是咸阳斗鸡儿时,一只斗鸡被他训练好了,便会用草绳打出这样的结,表示要卖此鸡之意。赵和打出这个结,既是拿旧事调侃他,也是表示不忘旧事。

二人会心而笑,远处的嬴吉就有些尴尬了。

“我也受伤了,阿和,为何不替我包扎?”他从地上爬起坐好,口中抱怨道。

“哈哈。”赵和但是一笑,倒是贾畅上前,替嬴吉检查了一下伤口。

嬴吉中了一箭,幸好那箭穿透的只是肌肉,并没有伤着骨头,贾畅拔下箭头,然后再将箭拔出,看到嬴吉的伤口又流出了一些血,凑过来的赵和笑道:


本章换源阅读
X